? 第53章 他,惹不起!_《女365体育投注比分网_365在线体育投注网怎么下载不了_博彩365体育投注扑克牌的全能兵王》无删减在线阅读 365体育投注比分网_365在线体育投注网怎么下载不了_博彩365体育投注扑克牌

女365体育投注比分网_365在线体育投注网怎么下载不了_博彩365体育投注扑克牌的全能兵王

作者:寂寞的舞者

滴滴。
  
  银行提示短信响了,二百万到账!
  
  旁边,丁力看得有点傻眼,这就赚了二百万啊?这钱赚得也太轻松了吧?
  
  不过,他看看地上的开山刀以及几把手枪,再想想刚才的生死危机,又打了个哆嗦,妈蛋的,一点也不轻松,也只有晨哥这种牛逼的人,才能赚这种钱吧!
  
  向来,都是黑社会敲诈别人,啥时候黑社会被敲诈过啊?
  
  现在,长见识了,没得说,晨哥威武霸气,跟晨哥混,肯定有前途啊!
  
  萧晨看着短信提示,露出满意笑容,拍了拍黄兴的肩膀:“黄堂主,咱们就算两清了吧?”
  
  “对对,两清了。”
  
  虽然黄兴心里恨不得宰了这家伙,但脸上却不敢露出分毫,哪怕他已经打定主意,事后就想办法弄死这三个家伙……
  
  “嗯,你心里不会还惦记着怎么弄死我吧?”萧晨歪着头,问了一句。
  
  “不会不会,我认栽了!”
  
  黄兴脸色一白,忙摇摇头。
  
  “呵呵,想弄死我,也不是不可以……只要你有本事一下弄死我就成,要不然……死得就是你!”萧晨说到后面,语气骤然一冷。
  
  “不,不敢……”
  
  “最好是不敢,下次,这一刀,可能就砍掉你的脑袋了。”萧晨说完,目光扫过全场:“如果谁想死,尽管可以来找我!”
  
  接触到萧晨的目光,所有刀手都低下了脑袋,包括光头蛇!
  
  现在,连老大都栽的这么惨,他们还哪有胆子报复呢!
  
  “大憨,丁力,我们走吧!”
  
  萧晨起身,双手插着兜,向着外面走去。
  
  “晨哥,枪呢?”李憨厚问了一句。
  
  “哦,还有战利品是吧?黄堂主,你还要不?如果你要,我十万块一把,卖你怎么样?”萧晨回头问道。
  
  黄兴嘴角抽搐,麻痹的,十万块一把?你他妈怎么不去抢啊?在黑市,这价钱能买十把手枪了!
  
  “不买可以不?”
  
  “当然可以,呵呵,我是个讲理的人,不会干那种强买强卖的事情的……你不买,那我就留着自己玩了。”萧晨说完,向外面走去。
  
  李憨厚和丁力跟在后面离开,尤其是后者,紧紧跟随,生怕这些吃了亏的黑道份子跟他拼命啊!
  
  出了新天地,丁力大大喘了口粗气,他忽然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……
  
  他仰头看看天上的月亮和星星,热泪盈眶,还活着,还特么活着——活着,真好!
  
  “钉子,你干嘛呢?”
  
  李憨厚看着擦眼泪的丁力,奇怪问道。
  
  “啊?没,没什么,阳光刺眼……不,沙子迷眼了,没事儿。”
  
  丁力胡乱擦了几下,摇摇头。
  
  “呵呵。”萧晨轻笑,拍了拍丁力的肩膀:“我相信,经过今晚的事情,你会成长起来的……”
  
  “嗯嗯,我连龙潭虎穴都闯了,还怕啥!”丁力用力点头。
  
  “呵呵,对。”
  
  萧晨笑着点头,每个人眼里的龙潭虎穴是不同的,就像每个人眼中关于幸福的定义也不同一样……
  
  “今晚真舒坦,吃了那么多好吃的,还打了一架,活动了下筋骨……嘿嘿。”李憨厚也咧嘴笑着。
  
  “……”
  
  丁力无语,刚才被黄兴用枪指着的时候,他都快吓尿裤子了……这家伙倒好,还说舒坦,心得多大啊!
  
  “对了,丁力,你腰上缠的炸弹,是什么东西?”
  
  萧晨想到什么,好奇问道。
  
  “额……是,是方便面。”
  
  提到这茬儿,丁力就有些尴尬了,本来想吓唬人的,结果露出了破绽,没吓唬住,还差点死在枪口下。
  
  “……”
  
  萧晨无语,方便面?
  
  “我以前看电视,看里面就有人用方便面装炸弹……今晚来之前,寻思怎么能再加个保险,就去买了几包方便面,缠在了腰上……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萧晨哭笑不得,电视里看来的?这家伙也是人才了!
  
  “那引爆器呢?是什么玩意儿?”
  
  “那是我路过一废品收购站,进去捡的……我也不知道是啥,可能是什么电器上的开关吧。”
  
  “你牛逼!”
  
  萧晨竖起大拇指,不服不行!
  
  “晨哥,你就别笑话我了……差点搞砸了。”
  
  丁力更不好意思了,今晚这事儿干得确实是太丢人了!
  
  “呵呵,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还活着。”
  
  “嗯嗯,活着!”丁力一听这俩字,又眼泪汪汪的了。
  
  “晨哥,枪咋办?”
  
  李憨厚在旁边问了一句。
  
  “都交给我吧,说不定啥时候能用上呢。”萧晨想了想,说道。
  
  “哦。”
  
  “行了,今晚这鸿门宴算完事儿了,各回各家吧!大憨,你怎么回去?”
  
  “我……跑着回去吧。”李憨厚挠挠头:“不过,咱这是在哪?”
  
  “你去市二院?我跟你顺路,我送你回去,咱俩坐地铁。”丁力说着,掀起衣服,开始往下拆方便面。
  
  “好啊。”李憨厚点点头,看着丁力扯下来的方便面:“钉子,这些方便面,你打算干嘛?”
  
  “扔了吧。”
  
  “那别扔,给我,我带回去吃宵夜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丁力无语,这家伙刚才吃那么多,还要回去再吃宵夜?这饭量,也是没谁了!
  
  不过,他还是把方便面拆了下来,递给了李憨厚。
  
  李憨厚接过来,数了数:“七包,嗯,勉强够了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萧晨和丁力翻个白眼,这家伙就是个吃货!
  
  “晨哥,今晚闹成这样,黄兴会不会再继续报复啊?”
  
  临走时,丁力担心地问道。
  
  “不知道,不过我的耐心是有限的……再报复,我就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!”萧晨仰头看了眼新天地的四楼,眼中杀机一闪而逝。
  
  听到萧晨的话,丁力身子一颤,晨哥以前到底是干嘛的啊?
  
  “丁力,不用担心,没事儿的。”
  
  “嗯嗯。”
  
  “你把大憨送回去吧,有什么事情,明天公司再说。”
  
  “好。”
  
  丁力和李憨厚结伴向着地铁站走去,而萧晨也上了车,随手把枪扔在了副驾驶座上,然后发动起车,向郁金香别墅开去。
  
  新天地四楼,窗前,光头蛇看着远去的玛莎拉蒂,咬牙道:“兴哥,他们走了。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正在接受包扎伤口的黄兴,沉着脸点点头,今晚丢人丢大发了!
  
  “兴哥,他们分开走的,我们要不要派出一批兄弟,带着枪,把那个傻大个还有那个胆小鬼干掉?”
  
  黄兴听到这话,心中有些意动,虽然那个傻大个很强,是一流高手,但如果放黑枪的话,还是能干掉的!
  
  “不可!”忽然,孙飞开口了:“一流高手通常都直接敏锐,他们可能会察觉到危机……”
  
  “就算察觉到危机,乱枪之下,也活不了吧?”
  
  光头蛇不甘心,断手之仇没报就算了,今晚又被砸了个头破血流,这口气咽不下去!
  
  “就算能干掉那两个人,但你们忘了萧晨临走时说过的话了?”
  
  “飞哥,那不过是萧晨的嘴炮罢了,他威胁吓唬咱呢!”
  
  “行,谁想死,尽可以去报复!我,离开!”孙飞说着,强忍着身体的剧痛,站起来:“兴哥,你对我有恩,我再劝你一句,不要再想着去报复萧晨,这个人,你惹不起!”
  
  “飞哥,你不会是被那家伙吓破胆子了吧?他是挺能打的,但再能打,也干不过枪吧?”
  
  “刚才那么多枪,不也没留下他么?”
  
  “刚才是情况特殊,我……”
  
  唰!
  
  一道寒芒闪过,一把刀架在了光头蛇的脖子上,刀柄,握在孙飞手中。
  
  他脸色煞白,盯着光头蛇:“虽然我受伤了,但杀你,跟杀鸡一样容易,信么?”
  
  光头蛇身子一颤,虽然他心里愤怒,但又不得不承认,孙飞杀他确实跟杀鸡一样容易……再想到比孙飞还要强悍的萧晨和李憨厚,冷汗吧嗒吧嗒落了下来。
  
  “好了,自家兄弟,闹什么。”黄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看着孙飞:“真的惹不起?”
  
  “惹不起!”
  
  孙飞点点头,放下了刀。
  
  “可这口气,我实在是咽不下去……出来混了这么多年,第一次像今天这么丢人!”
  
  “如果你执意要报复,那我就只好离开了,我不想找死!”孙飞说到这,犹豫一下:“我猜测,那个萧晨根本不是一流高手,而是武学大师……”
  
  “什么?!”
  
  黄兴以及光头蛇脸色大变,武学大师?
  
  “就是那个傻大个,也是一流高手中的巅峰高手,就算公平一战,我也不是他的对手!”
  
  “那么强?”
  
  “最可怕的,不是他们的战斗力,而是……”孙飞扫了眼周围,没有再说下去。
  
  黄兴心中一动:“你们都先出去!”
  
  “是!”
  
  等光头蛇等人出去,大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时,黄兴问道:“而是什么?”
  
  “萧晨为你止血时,我看过他的点穴手法,这种手法只在另一个层面存在……”
  
  “另一层面?什么意思?”
  
  孙飞摇摇头,没有多说:“兴哥,只要你知道,这个萧晨有可以轻松灭掉飞鹰帮的实力,就足够了。”
  
  “什么?!”
  
  黄兴脸色巨变,这么恐怖?
  
  “他,可为友,不可为敌……现在,朋友做不成,那敌人更不能做,这是我的忠告!”孙飞严肃地说道。
  
  黄兴沉默下来,脸色变幻几下:“好,听你的,这口气我咽下去……”
  
  !